• 雌鹿凶猛!俄米35武直实弹军演针对北约 2019-03-11
  • 改革开放40年——金羊网专题 2019-03-11
  • 一图看懂2016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基本情况 2019-01-14
  • 帕隆藏布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1
  • 人民网历届人大政协会议资料库 2018-11-21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8-11-20
  • 海螺集团党委组织召开今年第五次中心组学习会 2018-11-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8-11-19
  • 返回: 极品透视狂兵

    第1925章就不给你看

        被迫服用了“散功丸”的顾嫣然,才跑出鲁家地界。

        就感到气喘吁吁,体力不支,眼前闪烁着无数金星,一阵天旋地转,随时都可能会晕倒在地。

        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挣扎着向前跑去。

        她的身后是经历了邪神屠杀,一片死寂的鲁家。

        从鲁家通往外界的路上,没有半个人影。

        只有两侧雪亮的路灯,将整条路面,映照得纤毫毕现。

        她的耳边回荡着凄厉哀嚎,犹如厉鬼咆哮的风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远,只觉得双足又酸又软,沉重得犹如灌了铅块似的,再也无力向前迈开脚步。

        又是一阵冷风吹拂在她身上。

        她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眼前一花,双膝酸软,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

        倒地的瞬间,她觉得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然后,她又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飞到了云巅,耳边风声呼啸的同时,还伴随着电闪雷鸣。

        她拼命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努力也睁不开眼?

        这时,一道温和慈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她的耳中,“睡吧,睡吧,闭上你的眼睛,什么也不用想,彻底放空你自己。

        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

        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这道声音,仿佛蕴藉着某种神秘的催眠力量,令性格倔强的顾嫣然,也在这一刻变成了温顺的小绵延,眼皮愈发的沉重,再也无法睁开

        空气中的白光散尽之后,竟然露出了杜夭曼妙修长的迷人身形。

        叶天有些愕然的打量着眼前娇艳如花的杜夭,不动声色的深吸了一口气。

        杜夭“凤体之身”的神通,已经觉醒。

        从此后,确实不再需要自己的庇佑了。

        这世上,能伤到杜夭的人,并不多。

        杜夭能随时随地将自个儿的身体,化成一道光芒。

        瞬息万里。

        这样的神通,哪怕是“钻石级”的强者,也未必能做得到。

        “你这死混蛋,原来还活着啊?!?br/>
        杜夭双手叉腰,本就颇有规模的壮阔风景线,随着她气咻咻的呼吸,愈发加快速度的跳动起来。

        在紧身长袖白衬衣的束缚下,跳动出道道惊人的弧线。

        令人忍不住为她衬衣上,那几颗纽扣的命运,心生忧愁。

        从字形领口处,暴露在空气中的那一抹雪白,更是让叶天不由得心神一荡,直接无视了杜夭此刻非常不友好的质问。

        杜夭自然也注意到了叶天此刻不怀好意的邪恶目光,不免脸色一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声音也在瞬间提高了八度,恶狠狠的叫嚣着,“闭上你的狗眼,你在看乱看一眼,老娘挖了你的狗眼,拿去喂狗?!?br/>
        不等叶天开口作出回复,千面就抢先嘿嘿一笑,邪气十足的眼睛,盯着杜夭胸前的雪白肌肤,故作夸张的吞咽着口水,笑眯眯的道:“杜妖精,我可真是服了你了。

        能让男人关注,特别是叶天哥哥这样的男人关注。

        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br/>
        脸色阴沉,正在气头上的杜夭,争锋相对的冷哼道:“我没你这么不要脸!”

        “切,在心爱的男人面前,脸面是什么玩意儿,宝宝根本就不在乎?!?br/>
        千面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翻着白眼,回复道,“宝宝可不像有些人,明明对叶天哥哥爱得死去活来,却连看都不给叶天哥哥看一眼。

        虚伪啊,真是虚伪呀?!?br/>
        杜夭气得浑身颤抖,为之语塞。

        看着败下阵的杜夭,千面非常得意的格格笑着。

        “之前你不是还说,你我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吗?干嘛还要这么关心我?我的死活,跟你有关系吗?”

        叶天洒脱不羁的问杜夭。

        杜夭咬着贝齿,瑶鼻中发出沉沉的呼吸声,双眸中满是怒意,嘶声道:“好,这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别后悔,不要哭着喊着来求我?!?br/>
        话音一落,她的身形,再次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空气中。

        “切,能化身成光,就了不起???”

        千面嘟着红唇,冲着杜夭离去的方向,挥起双拳,不屑的大声叫嚷着。

        杜夭和叶天之间刚才的小摩擦,令得一旁的杜老鬼,冷汗直流,心惊胆战。

        他原本还以为,这次叶天和杜夭之间隔阂,能够彻底消除,重归于好,没想到,矛盾又再次升级

        杜老鬼想追上杜夭的脚步,但无奈的是,以他的修为,根本办不到,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呆。

        这时,赵飞扬走了上来,将赵铁铮的意思,向叶天说了下。

        叶天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接受赵飞扬的邀请,与赵家祖孙一起,乘坐赵家的专机,前往赵家。

        这让赵家祖孙二人,十分的过意不去。

        但,叶天的主意已定,即便是赵飞扬也不敢劝叶天改变决定,只能目送叶天带着千面、黄坚晓和杜老鬼三人,缓缓走出视野。

        “爷爷,我有点搞不明白”

        望着叶天等人离去的背影,赵飞扬突然开口,疑惑不解的蹙眉问身边的赵铁铮,“鲁道难现身时,他凭什么能够确定,是齐真君为了报复鲁家,于是伪装成鲁道难的意念,进入鲁无言的梦境,对鲁无言提出突破武学壁障的要求?

        而叶大哥竟然也毫无犹豫的相信鲁道难说的那些话?

        这其中疑点重重啊。

        鲁道难认定齐真君就是鲁家覆灭的始作俑者,这种说法,未免太草率了?!?br/>
        赵飞扬虽然有着先祖皇帝上千年的传承,但阅历和见识,终归比不上赵铁铮。

        赵铁铮老怀宽慰的一笑,拍拍赵飞扬的肩膀,“飞扬啊,你能提出这种质疑,老头子我深感欣慰。

        当时你没看见鲁道难眼中浮现出的琉璃光芒吗?”

        “琉璃光芒?”

        赵飞扬脸上的疑惑之色,愈发强烈明显,他还是想不明白,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先前见到鲁道难时的每一个细节,沉吟道,“这跟琉璃光芒有什么关联?”

        赵铁铮长出一口浊气,郑重其事的解释道:“鲁道难的修为,深不可测。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远在邪神之上。

        即便邪神,也不敢轻易对鲁道难动手。

        鲁道难才是这世间真正意义上的绝世强者。

        他的实力,甚至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以他的修为,一双眼睛,早就不是凡眼了,而是在潜移默化间,受到心境和功力的影响,逐渐改变为光明眼。

        古老相传,拥有光明眼的人,能够凭借一双肉眼,看穿过去的往事,看到未来的变局。

        这世间的所有秘密,在光明眼面前,都得无所遁形。

        据我观察,邪神虽然也开启了天眼,但若是跟鲁道难一比,唉,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武道之路,道阻且长,充满了无数的未知和挑战。

        你未来的路,还长着呢?!?br/>
        说到最后几句话时,赵铁铮的语气中,满是感慨的意味。

        恍然大悟的赵飞扬,失声道:“难怪后来鲁道难指着自己的心口,对叶大哥说,他能看穿叶大哥的心,而叶大哥当时,却一句话也不说。

        明白了,明白了。

        我全都明白了”

        “对,就是这样!”赵铁铮苍老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连连点头。

        “爷爷,您放心吧,我会努力的?!?br/>
        刚才赵铁铮说到的这些神通,令得赵飞扬热血沸腾,跃跃欲试,掷地有声的回应道。

        赵铁铮轻声道:“欲速则不达,一切都得顺其自然?!?br/>
        祖孙两人又杂七杂八的聊了一些关于武学领域的事,这才在赵云的再三催促下,登机飞回赵家

        万念俱焚的鲁千叶。

        犹如丧家之犬般。

        失魂落魄的走在鲁家通往外界的路上。

        与返回家族,神采飞扬的精神面貌相比,此时的他俨然是变了个人似的。

        耳边始终回荡着,先前父亲说的那几句话

        只有放下执念,才能获得自由

        但,他又想到,邪神灭了鲁家满门。

        自己身为鲁家硕果仅存的唯一血脉。

        绝对有理由,找邪神讨回公道。

        杀了邪神,为死在邪神手上的族人,报仇雪恨。

        此刻的他,心里十分复杂。

        转念一想,或许只有回到妙峰山,找到妙妙上人,才能解开自己心头的困惑。

        在他心目中,妙妙上人无疑是超凡脱俗的存在,有着大智慧,大胸怀的俗世奇人。

        以妙妙上人的见识,一定能让自己茅塞顿开。

        想到这儿,鲁无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前方的路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瘦长如竹竿的身子,微微佝偻着,低着头,双手低垂。

        穿着黑色的西服,系着蓝白斜条纹的领带。

        灰白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

        擦得锃明瓦亮的皮鞋,在路灯的光芒映照下,散发出极为刺眼的寒光。

        虽然对方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但却在无形中给鲁千叶一种,犹如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

        令得他连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

        对于杜老鬼始终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事,叶天颇有几分反感。

        但又不好意思,当面说出来。

        不管怎么说,杜老鬼这次来到京城。

        虽然没帮上自己什么实质意义的忙,但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叶天也不想让杜老鬼寒心。

        此刻,一行四人,就站在满地碎尸的鲁家大门外。

        叶天的嘴上叼着烟,目光温润如水,神色平静得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他先前颓丧失落的神态,一扫而光,又恢复如常了。

        这是一旁的千面,非常欣慰的事。

        千面娇嫩红润的嘴角,再次浮现出甜美温柔的笑容。

        “老杜,听我一句劝,你赶紧返回江城吧。

        皇天盟不能一日无主,我自己的事,我能处理好?!?br/>
        叶天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将内心的真实想法,当即对杜老鬼说了出来,“至于你我之间的仇怨,等以后再说”

        随着与杜老鬼接触次数的增多,叶天对杜老鬼的态度,越来越复杂矛盾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雌鹿凶猛!俄米35武直实弹军演针对北约 2019-03-11
  • 改革开放40年——金羊网专题 2019-03-11
  • 一图看懂2016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基本情况 2019-01-14
  • 帕隆藏布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1
  • 人民网历届人大政协会议资料库 2018-11-21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8-11-20
  • 海螺集团党委组织召开今年第五次中心组学习会 2018-11-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