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改革调整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及实施方式 2019-04-15
  • 关于开展对我市改革建言献策活动的启事 2019-04-06
  • 中刚非洲银行新办公大楼 2019-04-06
  • 网络投票刷礼物能不能帮孩子“争上游”? 2019-04-03
  • 日本无人咖啡店开业 机器人提供周到服务 2019-03-28
  • 雌鹿凶猛!俄米35武直实弹军演针对北约 2019-03-11
  • 改革开放40年——金羊网专题 2019-03-11
  • 一图看懂2016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基本情况 2019-01-14
  • 帕隆藏布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1
  • 人民网历届人大政协会议资料库 2018-11-21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8-11-20
  • 海螺集团党委组织召开今年第五次中心组学习会 2018-11-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8-11-19
  • 返回: 大刁民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死而复生

        这世上,看得到的污秽肮脏惹人诟病,却鲜有人知,真正的阿鼻地狱,却是那些永远都见不得光的。

        北清附属医院,史铭躺在病床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肥胖的护士刚刚进来重新插了尿管,看着某些曾经他引以为傲的地方,那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胖护士嘴角露出一丝同情和鄙夷,直到护士关门离开,那盯着天花板许久的眼珠子才微微动了动。

        门外坐着两名警察,其中一人长长伸了个懒腰,指着一旁的窗台道:“听说前天那姓史的就是从这儿跳下去的,把经侦队的大刘和小钱吓得魂飞魄散,幸好医院都有监控,要是没有监控,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另一人道:“可不是嘛,听说姓史的挪用了几十亿的公家资产,这胆儿可真不是一般地肥!几十亿啊,这帮钻进钱眼里的狗杂碎!”

        “你轻点,里头醒着呢!”

        “没事儿,没看都成废人了吗?说实话,我要是个男的,干脆也跳下去得了,都这副德性了,这下半辈子,还活个啥啊!”

        “有句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你不是说嘛,他爹贪了那么多钱,据说有不少已经转移到国外去了,他不活着,那些钱谁他娘的来享受???”

        “说得也是啊,不就是变成太监了嘛,钱多,日子一样过!就是……嗯,憋屈了点,再漂亮的美女,也只能瞅着干着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看着外面缓缓暗下来的天色,其中一人起道:“我去抽根烟,你看着点!”

        “快点,我也犯烟瘾了!”

        “成成成,你先去吧!”先站起来的又坐了下来,掏出手机道,“我给家里发个微信,给我留口菜就成,今儿回去估计又得半夜了!”

        “可不是嘛,王成他们十二点才会来交班!哎,只盼着里头这家伙能早些下地,也好早点提审,咱们就能脱离苦海了!”

        “快去快回,我这等着呢!”

        “等着吧,马上!”

        那警察与推着小推车的护车擦肩而过,那护士生得一对勾人心魄的媚眼,只看了那警察一眼,便好像魂儿都要飞走了一般。那警察回过头冲守在门口的小哥做着手势,示意快看美女。

        留守的小哥见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对迷人大眼睛的美女护士要进病房,连忙起身帮忙打开门,还套近乎道:“护士,要不要帮忙,里头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护士突然破天荒地眯眼一笑,点了点头:“嗯!”

        那警察顿时眉开眼笑,迈入病房关上门,只是还没等他转过身来,一只针头就刺入了他的脖子,透明的药液被那护士飞快推了进去,警察没发出任何声响便缓缓倒地。

        这一切都落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史铭眼里,他已经近乎绝望,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般赶尽杀绝,史家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他还居然还要落井下石。

        那护士缓缓走下病床旁,那还算漂亮的眼睛没有丝毫感情色彩,没有欣喜,没有同情,没有悲伤,只是静静地打量着病床上的史铭。

        “麻烦下手利索点!”这一刻,史铭居然没有丝毫的恐惧,他终于明白这几日自己躺在这里犹豫不决的其实就是这个答案,如今有人能帮自己一把,只要过程不是那么痛苦,死了,也就死了。

        那护士缓缓摘下口罩,那张脸很陌生,只是眼神却看似有些熟悉。

        “史铭哥哥,换了张脸,你就不认得我了吗?”那护士终于开口,漂亮得不像话的唇角微微勾着一个迷人的弧度。

        史铭疑惑地着那年轻的护士,声音也有些耳熟,只是此时此刻,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自己究竟在哪儿见过这样一个女子——这些年被自己玩弄后又始乱终弃的女人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了,里面应该有护士吧!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算是我自作自受吧!”

        那护士掩嘴笑了起来:“看来,你还真没有认出我,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你把我当成你的那些女人,这就让我有些不太高兴了呢!”

        这话说得史铭更加迷糊了,仔细地看着那双眼睛,突然间瞳孔收缩,颤声问道:“你是朱……朱奴姣?奴姣妹妹?”

        早已经仿佛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朱奴娇笑得很开心:“我前几天还在我爸妈面前晃了一圈,他们都没能认出我,还是你最了不起,史铭哥哥,怪不得那么多女人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史铭的眼神中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奴姣,你……你不是已经被……”

        朱奴姣咯咯笑了起来:“史铭哥哥,你难道不知道吗,这世上有许许多多金蝉脱壳的法子,现在在那些人看来,我已经死了呢!嘻嘻嘻,史铭哥哥,我是来救你的!”

        史铭忙道:“救我?别啊,奴姣妹妹,我这身子受了伤,得在医院调养好了才能出院!”

        朱奴姣笑道:“那你就不怕李云道派人把你干掉?原先他还有体制内的身份,做起事情来,总还有些限制,可如今他可是龙入大海,那天你也看到他的强硬手段了,想要你的命,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史铭叹息一声:“他若是想要我的命,那就让他取走好了,反正……活着,也没有多大意思了!”

        朱奴姣闻言,如今漂亮得不像话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愠怒,但还是很快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你……难道不想帮史伯伯报仇?”

        想起刚刚两个警察在外面讨论父亲跳楼的细节,史铭的双拳瞬间颤抖起来,但还是侧过脸去:“报仇……还是算了吧!”

        朱奴姣笑了起来:“史铭哥哥,若是我告诉我,我有办法让那李云道跪在咱们两人面前唱征服,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欣赏那一幅场景?”

        史铭看向朱奴姣,咬了咬牙,想起前几日被那人踩在脚下的场景,又幻想起朱奴姣描绘的那一幕,他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沸腾了起来。

        “咦,你小子不是追美女追到病房里来了吧?”一人推门而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正是刚刚离开去抽烟的警察,看到侧躺在地上的同事,连忙上前两步,“林枫,林枫,你怎么了?”

        朱奴姣叹息一声,朝那警察走了过去。

        那警察还没反应过来,见护士走了过来,还在问:“我同事怎么了?”

        朱奴姣打算故技重施,但也许是因为有一个昏迷的同事在前,那警察显然比刚刚那位要警觉多了,朱奴姣才亮出注射器,便听警察厉声喝道:“你在做什么?”

        朱奴姣哪里肯罢手,抓着注射器便往警察的脖颈间刺去。

        那警察下意识地抬手迎向注射器,锋利的针管一下子刺穿了警察的手掌,但朱奴姣却也被警察一脚踹在小腹上,弓着身子疾退出去好几步。

        显然那警察的搏击底子不错,手掌上的伤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障碍,拔掉刺穿手掌的针管,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握拳向朱奴姣袭去。

        朱奴姣后发制人,诡异一笑后,从后腰抽出一把军用匕首,划向那警察的腹部。

        警察被突如其来的匕首吓了一跳,忙闪身往后一跃,却不料一个铜制的台灯轰地一声砸在他的头上,一道血流缓缓从那警察的额头上流了下来,而后便缓缓倒地。

        朱奴姣看了一眼因为刚刚用台灯砸人的动作而牵扯到伤口痛疼难耐的史铭,微微一笑道:“就这对了嘛,这才是我认得的史铭哥哥!走吧,我帮你请好了私人医生,咱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深夜,电话铃声将李云道从一册老爷子写满心得的中惊醒过来,静静地听完电话,只嗯了几声,最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言简意赅的电话本就是怕将前些日子一直没睡好的蔡桃夭吵醒,但随着李云道的一声叹息响起,蔡家大菩萨还是醒了过来。

        “出事了?”

        “没事,早些睡!”前阵子几乎是蔡桃夭独自一人在带孩子,夜夜睡不好,今晚小姑说要带青龙睡,好让小两口有机会温存温存。

        “医院那边又出问题了?”蔡家大菩萨果然一语中的。

        李云道苦笑一声道:“娶个如此聪慧的老婆,你说我是幸运呢还是幸运呢?史铭失踪了!”

        蔡家大菩萨支着身子坐了起来:“这个时候,医院你应该部署了人,但如果能从你的人眼皮子底下把人带出去,那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了?!?br/>
        李云道点点头,靠着床头想取烟,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取了床头柜上的水杯,轻抿了一口,叹息一声道:“如果是聪明如你,自然是能把人带走的,但是这世上这般聪明却又下手又无比狠毒的,我还真不知道会是谁?两个看守的警察因为被人注射了过量的药物,又没能得到及时抢救,都走了!”

        蔡桃夭秀眉微皱,靠到李云道肩头,柔声道:“我知道你将这天下所有的好警察都视作自己的战友,我也曾是军人,自然懂你现在的感受?!?br/>
        李云道轻叹一声,问道:“你觉得会是谁?”

        蔡桃夭想了想,说道:“如果朱奴娇还没死的话,我会觉得是她,只是那人前些年就已经死了……”

        李云道微微皱了皱眉道:“我不是也死了吗?”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改革调整强制性产品认证目录及实施方式 2019-04-15
  • 关于开展对我市改革建言献策活动的启事 2019-04-06
  • 中刚非洲银行新办公大楼 2019-04-06
  • 网络投票刷礼物能不能帮孩子“争上游”? 2019-04-03
  • 日本无人咖啡店开业 机器人提供周到服务 2019-03-28
  • 雌鹿凶猛!俄米35武直实弹军演针对北约 2019-03-11
  • 改革开放40年——金羊网专题 2019-03-11
  • 一图看懂2016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基本情况 2019-01-14
  • 帕隆藏布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11-21
  • 人民网历届人大政协会议资料库 2018-11-21
  • 湖北省2018年第一次“网络宣传好作品”评选结果公示 2018-11-20
  • 海螺集团党委组织召开今年第五次中心组学习会 2018-11-19
  • 湖北城镇公厕建设技术导则出台 每平方公里应有3到5座公厕 2018-11-19
  • 海南飞鱼开奖直播网址 足彩12106任选9场预测 江苏时时彩11选5 澳门葡京赌场 中国竞彩网2018世界杯 上海福利彩票时时乐 时时彩开奖号码 足球彩票总进球计算 排列3史开奖公告 360导航彩票走势图 快乐8注册 pk10冠亚和11算大网站 河北时时彩玩法介绍 双色球走势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四 云南时时彩每天多少期